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风采>>阅读文章

苏天虎——扎根边疆终无悔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7日    阅读次数:1660

——记语文系1960届校友苏天虎

 

我求学的愿望/就是奔向边疆天山/为兄弟民族造福/毕生战斗在边关……

喀什噶尔古城/是我成长的摇篮她是我的第二故乡/在它的怀抱十八年……

世世代代扎根这片热土/子子孙孙安居这片乐园/新疆,我的第二故乡/我愿为你把一切奉献

 

这是苏天虎同志为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40周年写的一首诗中的几个片断,原诗发表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汉、维文多种报纸上。它充分表达了苏天虎同志对新疆这片美丽土地的深情厚谊。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他曾是民大的学生,是我们的前辈学长。一种油然而生的敬意不禁使我产生了一定要采访他的冲动。

在采访之前,我了解了他的一些基本情况:

苏天虎,笔名善平,男,汉族,1938年7月12日出生,陕西省岐山县人,农民家庭出身,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1956年  在家乡上小学和中学

1956年—1960年  在西北民族学院语文系维吾尔语班学习,曾担任班长和团支部书记两年多

1960年—1962年  大学毕业留校,在民院党委宣传部教育科工作

1962年—1978年  新疆喀什海关喀什地委组织部工作

1978年—1983年 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工作,后任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期间曾被选为自治区党政群系统民族团结先进个人代表,出席了自治区民族团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受到了表扬和奖励

1983年—1985年  调自治区党委办公厅任区党委副书记、区人大主任铁木尔•达瓦买提的秘书

1985年— 1986年 任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的秘书

1986年—1994年 任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兼办公厅机关党委书记,兼主席秘书

1994年—1998年 任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正厅级)

1998年底        退休

 

他曾参加过“农业学大寨”、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他经常下农村、牧区调查研究,处理灾情;他曾先后担任过亚运会新疆团秘书长、新疆国际博览会前线总指挥,负责在新疆举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科技展览会的筹备工作和新疆成立40周年大庆的接待工作。他除了做好自身的工作以外,还进行文学创作和翻译,先后出版了散文集《心灵的桥》、诗歌集《宝地放歌》、文集《祖国,你的明天更辉煌》;译作有诗歌集《故乡情愫》《心中的歌》及民间故事集《二十四个夜晚》《神秘的梦》等。

在见到他之前,凭着对他的初步了解,我在心中想象着苏天虎的形象,凭着他的成就,他可能高高在上;凭着他的热情,他可能和谒可亲;凭着他对新疆这片热土的爱,他可能非常慈祥……见到他,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中,但又不尽如我的想象,很快我就沉浸在他的侃侃而谈中……

 

献身民族事业

“到新疆后,我一直在党政机关,起初是搞翻译工作,后来又从事组织人事工作。不论在哪一个部门工作,我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用语言这个工具为维吾尔、汉族人民服务。记得当时经常下乡,搞社会调查、访贫问苦,其他汉族同志都要带翻译,因为我完全可以熟练地听、说、写维吾尔语,在工作上为我创造了很多便利条件。由于懂语言,我同许多维吾尔同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喜欢他们正直、善良、淳朴的美德和诚实、幽默、爽朗的性格,也深深体会到加强民族团结对我们工作的重要性”。

在新疆工作的近40年中,我几乎跑遍了新疆的14个地、州、市,目睹了新疆几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深切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中国共产党的英明伟大。记得1984年去南疆碰到了一位70多岁的维吾尔族老农,他右手抚在胸前、流着激动的泪水对我说,“感谢真主不如感谢共产党。我们这几年能过上好日子,全托共产党的福。如果邓小平到我们这里来,我一定要向真主祈求他长寿。”我听后非常感动,深深体会到党的富民政策已深得人心。

我的确是幸运的,在人生的关键转折中找到了我的第二故乡——喀什噶尔。这是一片充满理想的热土;这是一片迷人的天地;这是一座珍藏语言的宝库。1964年在农村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时,我在疏附县牙维希村待了一年多。农村的生活是清贫的,早晨、中午只吃一个玉米粉烤的馕,晚上吃碗面条,但是心中是快乐的。我所接触的人全是维吾尔族兄弟姐妹,整天讲的听的都是维吾尔语。不论大人、小孩,他们在语言上都是我的老师,我虚心向他们学习、请教。有时在他们家里拉家常直至深夜。因为懂语言,他们对我也格外亲切,不论什么话,都愿意跟我谈,不论什么情况都愿意向我反映。我们之间从工作性质上讲,一个是农民,一个是干部,但从感情上讲,我们像亲人一样。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我们心心相印。

我从喀什噶尔走来。离开喀什多年,但我睡梦里,总忘不了她那少女般的绰约风姿。我在喀什工作、生活了17年。喀什一条条宽敞的马路,花团锦簇的人民公园,那人山人海的艾依提大巴扎,还有那热情好客、能歌善舞的维吾尔族同胞,都像是五彩缤纷的花朵,映在我的眼里,烙在我的心底,留在我美好的记忆中。临告别喀什的前一天,我来到艾依提大街,走着,想着。喀什,你给了我知识的翅膀;给了我爱的抚慰;给了我眷恋故乡沃土的深情。你是我的第二故乡!

工作不折不扣

我走着、想着,任由眼泪流到面颊上、淌到衣襟上、落到喀什噶尔宽敞的大街上……

一个名副其实的翻译不仅要具有敏锐的头脑、很强的记忆力、灵敏的反应,更需要有广博的知识、清新的思维、善于洞察的逻辑判断和心有灵犀的艺术灵感。要想练就一身过硬的本领,培养全面的素质,就必须从战胜自我开始。人生最难战胜的不是别的,是自己,是自己的懒惰和怯懦。作为一个翻译,我一向把会议当成训练和考验自己的战场,不论参加什么会议都一丝不苟,注意听,详细记,认真译,几个环节上不能有半点马虎和松懈。常常是一天的会开下来,口干舌燥、头昏眼花,连饭都难以咽下。自治区政府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同志一次在吐鲁番千人干部大会上讲话,没有稿子,他即兴讲,我一边记,一边翻译,等三个多小时的会结束时,我几乎都站不住了,在台上还不知道累,可到台下就支撑不住了。所以,我感到一个好翻译,不仅要有一个好的头脑,还需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做翻译更要不耻下问,有时大会后,我还找一些维吾尔族同志征求意见,请他们予以指正。20多年来不知参加了多少各种类型的会议,正是在这些会议上我苦练语言的对译能力,体察发言者的心态,寻找语言表达的准确性与生动性,摸索翻译的技巧。翻译也是一门科学,翻译训练就像从打仗中学打仗、在游泳中学游泳一样。在语言的熔炉里千锤百炼,在岁月的磨练中发光。为了更好地掌握维吾尔语,我坚持在繁忙的工作之外给自己制定一个雷打不动的学习计划,每天早晨大声朗读半小时维语,晚饭后外出散步收听维语广播,坚持看维语报刊。我曾长期订阅全疆各地州的维语文艺杂志,从中翻译过一些小说、诗歌、民歌、谚语、民间故事等,收集有关维吾尔族的历史、文化、民俗、宗教等资料,还坚持看维语电视,听维语歌曲。在艰苦的翻译生涯中,就这样送走了一个个黎明黄昏、渡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

他侃侃而谈,慈目中流露的全是爱,是对这片土地的爱;是对这里人民的爱……

播撒爱的回报

一个人只有全身心地去爱,爱生活,爱工作,爱人民,他才能收获更多的爱……

我从喀什噶尔走来,身上带着绿洲泥土的气息,心里喷涌着土曼河的情愫。我爱喀什噶尔,我爱喀什噶尔养育过我的沃野良田和绿洲果园,更爱我的维吾尔族同胞。那些与我朝夕相处的亲朋好友;那些曾与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农民兄弟;那些同我一起唱歌跳舞的青年小伙子;那些同我一起讲故事的老人,他们正直善良,淳朴幽默,爽朗热情,大方好客。我熟悉他们的性格脾气,懂得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对党、对社会主义祖国无限忠诚,对汉族和其他兄弟民族无比热爱。他们信赖我,一见面就把心里话掏给我。他们帮助我、爱护我,与我情同手足。我的那些数以万计翻译作品的字里行间也浸透着他们的智慧和真诚。在所有的维吾尔族同胞中,我更爱我的努尔尼莎阿帕(大娘、大妈、阿妈),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一次在下乡的路上受了风寒,我病倒在努尔尼莎阿帕的小屋里,全身烧得像火炭一样。阿帕看护了我整整一夜,她不停地用冷水浸透的毛巾敷在我的额头,把房子烧得暖暖的,给我盖上她新缝的被子。她还跑了很远的路买回来西瓜、石榴给我吃,煮杏干水给我喝。迷迷糊糊中我清楚地记住了她一双慈祥的眼睛、雪白的头巾。后来阿帕成为我们家里不可缺少的一员。她经常骑着毛驴进城来看我,每次都要带来新鲜的水果和蔬菜。我也抽空去看望她,按季节给她置办些衣物。我们全家人都叫她阿帕。我调离喀什噶尔的那天,阿帕也来送行,手里托着一顶花帽。她告诉我花了几个夜晚赶缝出了这顶帽子,希望戴在我的头上,让真主保佑我平安。汽车开动了,人群中我看到了雪白的头巾,看到阿帕在用头巾擦眼泪,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滚滚热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只要我拿起笔,就感到周身的热血在奔涌、心灵的琴弦在震颤。每一部翻译作品都在我心灵里歌唱。那些熟悉的声音,那些慈祥的眼睛,那些亲切的面容都一一浮现在眼前。我已将我的全部身心融化在作品中铸造沟通心灵的彩桥,我愿为这崇高而伟大的事业贡献我的一生。作为一个文明使者,我愿更多的人凭借心灵的彩桥走进那异彩缤纷的世界。在充满理解充满爱的世界里,各族人民手拉着手团结得像骨肉兄弟,把新疆这块宝地建设成各族人民共同幸福的摇篮。

我爱翻译工作,我终生与它做伴。我愿用翻译这个工具驾起人们心灵之间的桥,让人与人之间更理解、更相爱,让明天更光辉灿烂……

回顾我所走过的路,我深有感触: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就不会有社会主义祖国的欣欣向荣,就不会有日新月异的新新疆。愿与少数民族兄弟一起用自己的双手和血汗把它建设得更富强、更美丽。

我用爱的付出,收获了更多的爱,他就是新疆人民的那一颗颗纯洁质朴的心……

 

母校为我添翼

说完了上面的话,我看见他沉浸在无限的爱的氛围中,他看了看我,对我说“你知道我的爱的源头是哪里吗?我还沉浸在他所创造的爱的氛围中,他接着满怀深情地说:“西北民族学院(现在的西北民族大学),是我成长的摇篮;是我通往翻译道路上的桥梁;是我终生怀念的母校。是民院为我插上了爱的翅膀,让我能自由的飞翔。

岁月虽然流走了40多年,我好像还在教室里听课、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阅读,在山坡下的球场上打球,好像还在半山坡的花果山散步。大学四年的生活至今还历历在目,深扎在我的脑海里。有时在新疆工作的同班同学们聚在一起,谈论的中心还是念念不忘的民族学院。大家都很珍惜和怀念在民院学习的日日夜夜,真像孩子怀念母亲的怀抱一样。大家还一起用维吾尔语唱起了曾在学校学习的维吾尔族民歌,还谈起了1959年在新疆伊犁实习的快乐印象。啊!岁月,尽管人要变老,但热爱父母、热爱母校的这颗心永远是热的、永远是年轻的、永远是不会变的、是永恒的爱恋。虽然已是年迈,但每当想起母校——西北民族学院,我的心就一下激动起来了,觉得我还年轻,我还像在民院一样奋斗、学习。在母校学到的一切都在闪耀发光。母校在我的心中更亲切、更崇高、更光芒四射。母校的关爱照亮了我人生的道路,永远哺育我健康成长。

西北民族学院,我爱您!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给我插上知识的翅膀,给了我政治生命,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踏实地走着。

永远不忘辛勤的老师和员工们为我们付出的心血。

终生难忘!终生感谢!

民院,民院,你永远在我们的记忆中珍藏,你永远在我们的心灵中闪光。

祝愿民院越办越好,为我们党的民族教育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振兴建立更大的丰功伟绩!

想要成功,就需要努力,干一行爱一行才是我们做事的态度,用爱播种爱、用爱获得情!

 

 

杨瑾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