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祝福民大>>阅读文章

【征文】相逢笑白头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14日    阅读次数:2025

【征文】相逢笑白头

 

 

新疆校友   秦建中

       历史的长河,像母亲河黄河一样,总在永知不疲倦的流淌着。时儿汹涌澎湃,激流浩荡;时儿悄无声息,悠然向前。几经曲折潆回,汇入那烟波浩渺的汪洋大海,成为司马迁旷世巨著《史记》续集的新篇章。

       我的母校西北民族学院(西北民族大学前身)创建于上个世纪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至今不觉已六十年了。她的六十华诞自然是一个吉祥如意的日子,欣闻此讯确有点喜出望外。进入耄耋之年的我,尽管眼花耳聋,手脚也不是那么利落,唯独那一颗跳动着的心,总是热血沸腾,回首昔日在校往事,思绪万千。也想趁此机会,提起笨拙的笔杆写上几行文字,借表我内心的喜悦和对母校的感激之情。

       若以期待的心情去衡量,尤似度日如年,六十年岂不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其实,六十年也只是历史长河上一瞬,可不是吗?我是一九五二年入民院在语文系维文班学习维吾尔语文的。屈指一算,从入学到毕业,从分配工作到年老退休,上学和工作的五十多年时光悄然逝去了。我也不得不说一声光阴似箭,岁月如流水的陈词老调。令人难忘的是建校初期,民院和整个国家一样,百废待兴,一个建设高潮在中华大地上涌动。我们这个倍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学校大兴土木,教学楼、办公楼、宿舍楼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建筑工地上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更有课堂书声朗朗,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子们,活跃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那真是一个火红的年代,给人一个团结进步,永远向上的感觉。由于校舍的不足,新的尚未落成,露天听课、露天吃饭,那是常有的事情,可又有谁说过半句牢骚话呢?没有,全然没有。当时学校实行供给制,吃饭穿衣由国家承担,每月还发给几个零用钱。

       一九五五年秋天,应该是八、九月份,我和齐同光一起由新疆分局(自治区委前身)分配到乌鲁木齐市,后来他去了市政府,我留在市委,从此便开始了我们各自的工作历程。我从参加工作到市委,最后从市人大退休,四十年时间,中间虽然有过几次工作调动,基本上还是从事翻译工作,主要是在机关搞文字翻译,偶尔也参加一些口头翻译。几十年的工作经历告诉我,在少数民族地区,党和政府的政策法令离开了翻译工作,那是难以切实贯彻执行的。人们说,翻译是桥梁,这话不假。试想,历史上张骞首次出使西域时,如果没有那个甘父作翻译向导,他的使命是难以完成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说到这里,我举个例子,郝关中先生应该是民院早期毕业之一,他曾先后在母校搞过教学工作,在新疆文联抽过翻译工作。何以如此,这是因为他既是一位学者,又是一位翻译家的缘故。遗憾的是他英年早逝,令人十分惋惜。他的译著甚多,其中有一部维吾尔文《福乐智慧》名著的汉文译本问世。在传播和交流民族文化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郝关中先生功不可没,这是令人欣慰的。顺便我再说个小故事,有一年我下乡去吐鲁番,当时正值春耕大忙季节,一天下午,一群维族小孩子在一坎儿井出水口嬉戏追逐,我与他们用维语交谈了一阵,其中一男孩子对我说:“shan bi zi neng han ke。”我一听乐了,这孩子竟因我讲了几句维族话,便认定我是维吾尔人了。你说我当时心里有多高兴,自叹先生没有白教,我也没有白学,这就是语言的绝妙功能。说到这里,我真有点情不自禁,更念及给我们授课的已故老师们,在此我特向李国香、海米提、闫锐、海焕新诸多先贤们,深深地鞠上一躬,说一声谢谢,他们在天之灵,当会有所感悟。

      早年在民院学习维吾语文时,我常把我们这些学前未曾接触维吾尔人的青年学生,与张骞通西域的历史故事联系起来。我总在想,甘父是什么人?他懂得西域的什么民族语言,是怎样给张骞当翻译的。历史上的汉武帝,因不断受到北方匈奴人的骚扰和侵犯掠夺,又无力对付他们。便派使者张骞和他的助手甘父率领一干人马前往西域,去与屡受匈奴蹂躏的月氏人联手抗击匈奴。不料中途被匈奴巡逻兵截获扣留,几经磨难的张骞不辱使命,借机脱逃继续西行,终与月氏人取得了联系。遗憾的是联手抗击匈奴的使命虽因故未能如愿实现,却与西域月氏、乌孙、龟兹诸部族取得了联系。从此与汉朝有了友好往来,为统一祖国疆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人们对这一历史壮举,史称“凿空”。

      有年初冬时节,我途经兰州时,又下火车专程回母校拜访了几位老同学。一日,在好友李一凡先生的陪伴下,乘车去了趟榆中新校区。在风雪交加中,走马观花转了一圈,留下诸多温馨的记忆。偌大的一片开阔土地上,那新建的教学楼、办公楼、图书馆、学生公寓、食堂等,完全是一片现代化的建筑群,我为之惊叹不已。对我这个体育爱好者来说,尤其是那些体育场馆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只是遗憾我们那个时代,学校不曾有过这样良好的体育设施,令人遗憾和羡慕。归来当日,寝不能寐,曾借读尹万杰先生词作《卜算子·思友》,引发了我的诗兴,以原韵和诗《喜相逢》一首回赠。仅借此词结束我的拙作。我衷心祝愿母校兴旺发达,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和少数民族地区建设事业的蓬勃发展培养更多更好的人才。

卜算子·喜相逢

参差同窗友,习文索求。

     半世沧桑一瞬间,悄然又退休。

母校添锦绣,飞雪榆中游。

    金城聚首欣悦事,相逢笑白头。

2010年3月于乌鲁木齐


上一篇      下一篇